一对去新西兰移民的夫妻创业之路

网络整理一对移民去新西兰夫妻的生活,也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,以第一人称视角。主人公是一对夫妻,不常在媒体上露面,但他们的经历有几点值得分享借鉴。


为什么要移民?如果问一百个移民海外的,相信一百个人有一百个理由。

为什么移民新西兰?如果问新西兰移民,相信回答的答案也有很多。

新西兰作为户外运动的天堂,是答案之一。

而当我们抵达皇后镇时,才意识到这里与自己的家乡是多么的相似。

初来乍到,我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——滑翔机飞行员。

但对于一个吃货,尤其是巧克力吃货来说,我立马发现了一个悲伤的事实。

抵达皇后镇的第二天,问同事巧克力店都在哪里。同事回复是:“巧克力店?什么意思?”

这里与阿根廷南部的Patagonia相似,在阿根廷那有着著名的巧克力小镇Bariloche,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这里没有人制作巧克力。

我不确定,自己是否可以经营自己制作巧克力。这是否是个好商机?

梦想从那时开始,可真正把想法落地,却花了大约3年。

我年轻时做过糕点师傅,狂爱巧克力,创业热情肯定不缺。

2.jpg

很幸运约了一位巧克力制造的朋友,从家乡飞来新西兰帮忙开展业务。

在箭镇小巷里租了一个45平的小店铺,里面有一个铜锅是岳父从阿根廷寄来的、一对双锅炉和两张大理石小桌子。

虽然起步阶段,一切从简,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

我们的第一批作品,用比利时couverture巧克力和自己独特的调味料,制作了八种不同口味的巧克力。2005年7月,Patagonia Chocolates在箭镇Buckingham街开业。

我们很幸运,因为箭镇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社区,一开业,就得到了当地人的支持,并且他们愿意尝试任何新口味,比如墨西哥辣椒味巧克力。

刚开张的时候,有位当地人,每次买巧克力时,都会特地多买了一些,因为她认为我最终会失败,所以尽可能的帮助我。

这里的人真的都非常善良。

当我们英语不够好,巧克力让我们能够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,并结交了很多好朋友。

我们想念家乡的传统手工巧克力,想找到一种新的方式与新西兰人建立连接。由于无法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我们决定通过巧克力这种特殊语言来进行交流。

一个用了心的产品,可以自我建立起独特的沟通渠道。

Patagonia Chocolates的第一炮算是在箭镇打响了。随着需求增加,短短5个月后,我们在皇后镇湖畔开第二家店。

那是一场豪赌,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钱。

由于资金不够,店里很多大事小情,都是是自己干,包括制作柜台、甚至在木头上雕刻花纹。

由于对巧克力的热爱,我们推出许多新品种,接下来几年,Patagonia Chocolates的扩张脚步越来越猛,并向周边行业进军。

首先就是冰淇淋行业。

11.jpg

我喜欢接受挑战,前期使用了一段时间其他品牌的冰淇淋,之后回阿根廷向一位精通此道的叔叔学习制作。

2007年,在其菜单中添加了冰淇淋,现在生产大约20种不同的口味。

几年后,我们买了咖啡烘焙机,开始烘焙咖啡。

大多数人会购买现成的产品,但我们自己烤坚果,研磨和提炼并生产出一种糊状物,用它来生产三种不同的巧克力和冰淇淋。

自己做的产品更有属于自己的灵魂,这也是我们与顾客沟通的一种属于自己的语言。

这就是我们业务的秘密,不断垂直整合业务,开发新的配料配方。

现在,Patagonia Chocolates每年生产25吨巧克力和45万升冰淇淋。

短短10年,我们就把生意扩张到了箭镇、皇后镇和瓦纳卡的5家分店。不仅成了网红打卡点,还经常被各大榜单列入皇后镇必到的景点之一。

这其中我们有过不少机会,走上更商业化的道路,但我们始终坚持手工制作。

对我们来说,这个过程非常重要,我们得到的味道就是所有步骤的结果。

当我们制作牛奶酱时,需要整整14个小时。当我们制作橙子和罗勒冰糕时,我们将罗勒叶一片一片地清洗并甩干。当我们制作香蕉片冰淇淋时,我们会剥掉五盒香蕉。我们使用真正的奶油。

我们不会为了延长保质期而牺牲成分,这意味着在一天结束时必须自己吃剩的。

我们有一个梦想,最终在新西兰拥有一家带商店的工厂,在那里,人们可以直接看到所有产品的生产过程。

新西兰人非常乐于尝试新事物,我认为这里是唯一一个无论你来自何处,有何种文化背景,人们都会去尝试。

我们离开阿根廷是为了找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,在那里你可以做自己,花时间在户外,努力工作,尽情玩乐。

我们在新西兰已经整整20年了,儿子也出生在这里。我们喜欢回到阿根廷和意大利拜访,但当我们考虑到我们想如何生活时,新西兰就是我们的答案。

当下,世界大流行疫情肆虐,我们的生活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。

虽然,现在游客已经有所回暖,但我们目前的问题是,人手非常短缺。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得更好,但我们没有足够的员工来维持运转并开拓新方向。




发表评论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