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岳散人:核酸盛世的“隔离税”,真正形成了价值闭环,实现了官商共赢,赢两次

前段时间有个国内挺热的文章,说在日本的医疗已经开始挤兑,病人住院的没床位。一个床位要6000万日元。

当时,我正在日本的医院住院。一个单间收费才9000多日元(约60人民币),如果住四人间,医保可以全部报销,免费。我在的住院部的整个一层楼都没几个人,护士比住院的病人都多。

在国外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就是不会质疑医生,因为医生的任何决定,一定是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考虑,尽量选择对患者来说最佳的方案,和中国不一样,中国的医疗是产业,所以医生的最大可能是以获得多少来考虑。

所以,国内的医患关系没有那么大的信任度,很多患者都会自己在网上找出各种处理方案,再咨询医生,是否可以那样。

我们再说这篇热文,这也算是一种特供品,分别是这种特供不是针对中共的官员,而是专门针对老百姓。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他们的幸福感,毕竟人类的幸福感有很大程度来源于比较。

虽然有首歌是唱,只要你过得比我好,但实际上,很多人都活在只要我过得比你好,我就幸福了,这种心境中。

所以,只能说这种文章都是特供,针对特定的人群的,也就是中国最低层的老百姓。

中国老百姓还有另外一种幸福感的来源,特别喜欢免费。好多翻墙上国外网站的小粉红,经常会喷,其中之一就是疫苗、核酸、隔离全都免费,至少是对当地的有户口的居民免费。

关于这个,我就不想科普了。我们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,我也没有本事让那些小粉红理解,其实任何政府都不赚钱,他所花的所有的钱,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。

更甚至有些小粉红会很骄傲的说,他一个月的收入没有5000,不用交税,并且很沾沾自喜,我也不想告诉他,中国其实是流转税,你就算买一根冰棍都是含税的道理。

现在好多了,我不再费劲的去科普什么,现在核酸、隔离等已经开始收费,其实以前也收费,只是针对外地人或国外回国的,现在已经有几个地方开始针对本地居民收费隔离了。

比如云南的彝良、镇雄,重庆的长寿等等,都开始对新拉进去的居民收费了,我看到新闻上介绍云南的彝良每人183每天,管吃管住,云南镇雄就有几个选择了,一般隔离点是100元每天,去酒店就150元每天。当然,收费也跟当地的经济有关,比如重庆的长寿,收费标准就是普通300元每天,酒店就不好说了,需要按酒店的情况收,另外还要收60元一天的餐费。

从这点可以看到,重庆就要比云南富有多了,羊毛也长得密实,可以让当地政府放心的薅羊毛。

为什么开始收费呢?

如果你关心政府财政就应该知道,现在祖国山河一片红,所有的地方政府的财政全部都是赤字,三季度是否会好?也不好说,如果统计局不造假,年度5.5的增长肯定是达不到。不是负增长,就已经是中华人民勤劳了。

如果还有人在国内的,千万要提醒自己亲朋好友,如果身体有病什么的,一定要尽快在三季度结束之前把该看的病看了,否则应该医保就没钱了,看不了了。

如果只是钱的问题,还是可以解决,主要还是核酸带来的不当商机很大。

前二天看一新闻,一群国内核酸从业者在开一会议,喊出的口号是:核酸盛世!后来这个会议可能因为各种原因,被喊停了。

其实,就核酸盛世这件事,大家都知道,这件事就在那里,要说不知道,只是不知道具体到了什么程度罢了。

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商机,而且核酸和隔离还有连动机制,如果是我在从事核酸行业,我一定会立马开始收购酒店,这边做核酸到一定程度,然后起动连动机制,开始做隔离,形成了一种产业闭环。

对于上层领导来说,疫情的防控,现在是一个政治问题,但对于下层的管理者来说,这是经济问题。我们需要区分这二者的不同。

政治问题很好理解,就是习的面子,和他能从这种变态的防控中得到的管控各层人的能力,经济问题他是不管的,他不懂,也不在乎。

下边的人,不会这么想,他们的思维方式是怎么能从变态清零防控中得到好处,同时还能拿到政绩。过度执行变态清零,越变态越好,上面的人就越喜欢。比如天津的市委书记李鸿忠,他做的事,放任何人看了都觉得谄媚恶心,但是在李鸿忠上面的人,都喜欢这样的。

另外还有一群人,在这三年的洗脑下,只要这个隔离费不交到自己头上,他们就会维护这个制度。比如,你如果需要被隔离,如果你不隔离呆在家里,那么你们家附近的这一片居民就会把你骂死。你不走,他们就不安全,他们根本不会考虑这费用你交得是否合理。

现在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全了。

天时:正好赶上习当政。

地利:正好遇上疫情。

人和:有这群愚昧自私的人民。

因为天时地利人和,真正的实现了官商共赢,就是中国领导说的双赢就是赢两次。

经常有人和我抬杠:难道中国要象美国这样死了一百多万人才好吗?

我已经不愿意再讨论了,你们就在国内幸福的呆着吧,国外的人都哀鸿遍野,你幸福就好。

发表您对本文的评论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