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骑士团的兴衰史

条顿骑士团是欧洲的三大骑士团,也是现代德国人的祖先之一,而条顿骑士团的根据地是东普鲁士,今天就是立陶宛、波兰与俄罗斯的领土。

为什么德国祖先的龙与之地会在别人手上呢?还有条顿骑士团的前世今生是怎样的,又与今天的德国有什么关系?

故事德从哈丁战役说起……

公元1187年7月,十字军在巴基斯坦北部惨败,被萨拉丁率领的穆斯林打得屁滚尿流,圣物真十字架被抢走,圣城耶路撒冷沦陷,十字军在中东的桥头堡:阿卡,也被萨拉丁占领。

据说,教皇乌尔班三世听到哈丁战役大败,圣城沦陷后,当场去世。

新教皇额乌略八世,一上任,便登高一呼:“圣城沦陷是基督徒之耻!”

这时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、法国国王菲利二世,还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红胡子菲特列一世,都积极响应教皇的号召。其中以高龄68岁的红胡子最积极。1189年5月率领一支约10万人的大军向圣地进军。

一年之后,这10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小亚细亚,并在这里击败了土耳其人,占领了大城科尼亚,眼看非常顺利,就当穆斯林瑟瑟发抖时,一个月后,老皇帝在骑马渡河时,意外溺死。结果,为了因应即装到来的皇帝选举,这十万大军一哄而散,立马搭船回国参加选举。

看来选举远比什么宗教使命来得重要多了。

不过,他的儿子小菲特列,则率领着5000名德意志骑士,要继续完成十字军东征。

再说另一支十字军,英格兰本来接受教皇号召的是亨利二世,不过后来被他儿子狮心王理查联合法王菲利二世给弄下来,不久就挂了,于是狮心王与菲利二世的英法联军成为这次十字军的主力。

1190年,小菲特列的5000名德意志骑士和英法联军会合于阿卡,不得不说,这次十字军东征,对菲特列一家就是个诅咒。

小菲特列这时得了瘟疫去世,残余的德意志军队由奥地利公爵——利奥波特指挥。

最后虽然打下了阿卡,但狮心王、菲利与利奥波特,却因为战利品分配,与耶路撒冷王位继承问题而吵了起来。三个人谁都不想让步,最后菲利与利奥波特就退群不玩了,留下一脸错愕的狮心王。

这就是故事的背景,现在我们进入正题。

条顿骑士团跟十字军有何关系?

就在阿卡围城期间,由于长期围困导致疫情在城内外蔓延,而当时的医院骑士团,会优先收治他们的同胞,也就是法兰西人与英格兰人。而没人理的日耳曼人则由一群来自北德意志商人负责。他们专为德意志十字军治疗,类似一种爱国组织,具广受好评。

之后,十字军攻占了阿卡,德意志互助会接管了城中的一间医院,并开始自称“德意志医院骑士团”。这就是后来的条顿骑士团。不过这时他们只是类似红十字会的组织,只负责照顾伤患和帮助朝圣者。与我们想象中的条顿武士完全不一样。

由于条顿骑士团原本就来自德意志,与神圣罗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所以在草创初期,条顿骑士团获得了“母国”强大的奶水支援。

1197年,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就赠与了条顿骑士团相当多的领地,特别是获得了罗马教廷的认可,是一只有浓厚宗教背景的团体。

同年亨利六世决定要对巴基斯坦再进行一次十字军东征,以完成老爸的遗愿,结果出师未捷,他又病死在了西西里岛。

看来十字军东征对菲特列家族有剧毒……

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已经抵达巴基斯坦的先行部队这下群龙无首,这一群德意志骑士又一哄而散,纷纷回国,以因应接下来的选举。

为了弥补兵员损失,还要继续保护阿卡周围商旅和朝圣者的安全。德意志诸侯把原本帮助补血的“德意志医院骑士团”军事化,现在不但要医治肉体的痛苦,还要送异教徒的灵魂下地狱。就这样,条顿骑士团正式成立,成为三大骑士团之一,总部就在中东的阿卡。

不过条顿骑士团说真的是生不逢时,前面说了骑士团的总部在阿卡,但这时的十字军在中东的势力逐渐走下坡,穆斯林则越来越强。不过十字军的业务范围并非仅限中东,也非仅限与穆斯林。

在东欧同为天主教的匈牙利与波兰,分别与异教徒——库曼人与普鲁士人正在交战,于是1211年,匈牙利国王邀请条顿骑士团来对付库曼人,于是条顿骑士团把根据地从中东转移到了东欧,驻扎在匈牙利王国的东南方。

到了1220年,为了抵御游牧的库曼人,条顿人已经盖了五座城堡,势力逐渐扩大。

这引起了匈牙利贵族们的不安,于是在1225年驱逐了条顿骑士团。

这时东区平原有很多异教徒部落,过关千年前祖先的生活,平常随种地打猎,生产效率低下不能养活自己,主要经济来源是贩卖人口与抢劫。

穆斯林崛起后,对奴隶需求更加旺盛,而波兰北部的一位诸侯——康德拉公爵,直接和东欧异教徒部落接壤,三翻二次交手后,康德拉公爵被异教徒一阵爆打,向其他贵族求助,却没有人鸟他,就当进退两难时,康德拉公爵发现了宝贝,知道条顿骑士团被匈牙利人赶走,现在正在待业中,就邀请他们来帮助。

条顿人在匈牙利有了前车之鉴,这次不想再当工具人,被利用完就丢。于是跑去找了圣罗马帝国的菲特列二世,希望皇帝能支持他们去打普鲁士人。

菲特列二世这时与教皇正在吵架,关系紧张。根本就不想鸟骑士团,于是给了骑士团一份黄金诏书,许诺征服普鲁士的土地都归骑士团所有。

还装原本康德拉公爵底下的地一起划给了骑士团。

把人家的领土送给别人,看起来很好笑,但这也符合圣罗马帝国法律,至于康德拉本人是否同意,那是神圣罗马帝国说了算。

这时,神圣罗马帝国处于强大期,对付一个小小的康德拉绝对不是问题,康德拉纵使不愿意,但最终还是承认骑士团对新征服的领土有所有权。

这次条顿骑士团有了书面文件的保障,剩下的就是打爆普鲁士人而已。

但普鲁士原住民果然厉害,骑士团花了五十年才征服了普鲁士。

这些原住民不是皈依了天主教,就是逃往了隔壁的立陶宛。

与此同时,在1242年条顿骑士团入侵了俄罗斯的祖先——诺夫哥罗德公国。双方在楚德湖进行冰上决战,最终条顿骑士团的重骑兵由于行动不便,加上冰层破裂,惨败于俄罗斯人。俄罗斯阻止了条顿骑士团的东扩。

征服普鲁士之后,条顿骑士团正式建国,并与周遭邻居多次交手。

1370年,条顿骑士团击败世仇立陶宛,势力达到巅峰。这时骑士团不仅控制着普鲁士,堵住了波兰、立陶宛和俄罗斯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,而且在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、希腊等都有领地。之后条顿骑士团逐渐走下坡路,对外战争总是输多赢少。

1386年,原本互看不爽的立陶宛与波兰,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条顿骑士团,进行了政治联姻。成立了波兰立陶宛王国,之后自动成为天主教国家,条顿骑士团瞬间失去了讨伐的正当性,得不到基督教的支持。

在1410年的格伦瓦德之在中,波兰立陶宛联军爆打了条顿骑士团,条顿人在这场战役中损失惨重。这在整个中古的欧洲战争中都非常罕见。有大约8000名骑士被杀,14000人被俘,包含团长在内的高阶将领,几乎全部阵亡。

战争结束后,条顿人被迫割地,国土被一分为二,被成了东、西普鲁士,还要承担巨额赔款。骑士团不得已,开始横征暴敛,引起广大民众的不满。

1440年,普鲁士境内的19个城市为了对抗暴政,组成了普鲁士邦联。

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1453年,普鲁士邦联与波兰结成同盟,并联手在13年战争中,击败了骑士团,除了巨额赔款,条顿人还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。西普鲁士被割给了波兰,虽然东普鲁士仍在条顿骑士团的掌控中,但必须成为波兰的附庸国。

此后条顿骑士团已无力与周遭国家抗衡,但真正瓦解条顿骑士团的,不是外敌……

1511年,来自布兰登堡的霍亨索伦家族,21岁的阿尔布雷希特成为条顿骑士团团长,拒绝臣服于波兰,并在1525年改信路德新教。条顿骑士团最早是在教皇支持下建立的,是天主教的打手,专门打击异教徒,现在却带枪投靠了天主教死敌,路德宗的新教。

团长改宗后,切断了与教宗的联系,解散了条顿骑士团,建立普鲁士公国,成为一个贵族世袭的国家。

团长改宗后,骑士团的部分组织继续存在,拿破仑攻占德意志后,宣布条顿骑士团为非法组织,条顿骑士团彻底消失。

在滑铁卢之役后,条顿骑士团复活过2次,1次是作为哈布斯堡家族的私人骑士团,1次是在1929年成立修士会,变成了照顾老人和病人的团体,回归了最原始的初衷,口号是“帮助、守卫、救治”一直存活到现在。

严格来说,条顿骑士团不是德国人的祖先,德国龙与之地也不是普鲁士,不过骑士团的许多影响还是保留下来,例如:骑士团的铁十字,日后成为德国三军的通用标志,希特勒就拿过2枚铁十字勋章。而且普鲁士王国的核心,不在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,而是在德意志境内的柏林。会叫做普鲁士王国,也只是因为菲特列想称王,但又不可以在神圣罗马帝国内境内,才自称是普鲁士的国王。而实际上莱茵兰、法兰根,才是真正的德国龙与之地,这就牵扯到德国是怎么诞生的。

不过不管怎么样,普鲁士与条顿武士,都被视为德国的象征。

如世纪帝国内的条顿人,设定就是德国人,特殊兵种是条顿武士,是一只速度缓慢、攻击力高、血量极厚的步兵。不过这与史实不符,历史上的条顿骑士团都是在马背上作战,应该外表象游侠一样,只是为了游戏平衡,只好把他变成“条顿步兵团”。

早期,冷兵器时代,这种重装骑士是碾压普通步兵的,重铠甲、武器与战马,都是很昂贵的装备,只有贵族才负担得起。因此在中世纪,骑士也是贵族阶级,只是最低的那种。当然,国王也可以是骑士,例如英国国王亨利八世。

骑士有自己的领地,效忠对象是分封他的领主,要为其作战,所以骑士的数量也成为各领主“炫富”的手段。

此外,对都会宣誓过的骑士,还有保卫都会的责任。 骑士不但要对领主效忠,也会为某位单身贵族的女性表示忠诚,对弱者的怜悯与对女性的尊重,这就是骑士精神,因此被说书人写了不少浪漫的爱情故事。

战争不是年年有,没有打仗的时候,骑士也要参加竞技比赛,骑士们跨坐马匹,身穿30-50公斤的盔甲,从头到脚全身覆盖,两名骑士手拿骑枪,以高速对冲,被骑枪击落的一方算输。每年不少骑士因为这种“演习”而受伤或死亡,但骑士们却乐此不疲。

骑士所拿的长枪,英文叫做lance,历史非常悠久,最早是步兵武器,甚至是可以投掷,把它想象成世纪帝国内的战矛兵就好。

随着战争的专业化,步兵与骑兵的武器分家,这个武器就变成了骑兵的专用武器。

步兵用的中文也叫长枪,英文是pike,长度比骑兵用的长。

8-11世纪,西欧骑兵开始使用马镫与马刺,马镫让骑士的重心更稳,马刺是一种带刺的轮,装在马靴上,让马的爆发力更强,因此,这时候的步兵,完全不是骑兵的对手,所以需要更长的长枪阻止骑兵的冲锋。

17-18世纪,就没人使用长枪了,因为火枪的兴起,西欧与兴起了新的骑兵单位,就是黑骑士、龙骑士与胸甲骑兵,和欧洲早期的重骑兵不同,这些骑兵除了随身带的长剑外,主要武器是两把或以上的手枪,有时候还会配备 火绳枪与卡宾枪。

当西欧国家陆续装备火枪,取代长枪时,只有波兰立陶宛联邦维持传统,依然以长枪为主要武器。

发表您对本文的评论
最新文章